冒险岛sf

欢迎光临冒险岛sf    |    

   企业动态      大型活动      行业聚焦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聚焦
陶瓷大板、煤改气、环保督察、去产能......上半年建陶行业关键词盘点(下)

文章转自陶瓷信息


       2017年的上半年,对于陶瓷行业来说,是惶恐的,也是令人振奋的。

       惶恐是因为在去产能和环保整治的主旋律之下,接连砸下的重锤,不断蔓延的停产潮,节节攀升的成本压力,步步紧逼的“煤改气”……人们开始深刻意识到这绝不再是一个光靠“侥幸”就能顺利过关的行业大洗牌。
       但在一片哀鸿遍野声中,也有不少令人振奋的新事物迸发出勃勃生机,例如大板和现代仿古砖。

       这些关键词,共同勾勒出2017年上半年中国建陶行业的全景图。



陶瓷大板
       凭借其高还原度的表面效果和坚硬的内在品质,可以随心所欲地模仿天然石材,又由于规格大、拼缝少,更能体现大空间的整体感和统一性。陶瓷大板,未来,势不可挡!


▲2016年的意大利博洛尼亚陶瓷展,全球各大陶瓷著名品牌,纷纷将陶瓷大板作为主打产品,由此,大板开始风靡全球。(图片来自网络)

       近两年,陶瓷大板是意大利博洛尼亚展与西班牙瓦伦西亚展上最吸引眼球的产品。据不完全统计,在2016年意大利博洛尼亚展上,有100余家瓷砖品牌都在推陶瓷大板。进入2017年后,大板热潮涌入国内,陶瓷大板成为最受关注的产品之一。
       据本报不完全统计,在2017年,已有包括冠珠、新中源、金意陶、鹰牌、简一等品牌相继推出陶瓷大板。此外,杭州诺贝尔、湖北九远科技以及佛山金牌亚洲磁a砖等已经从国外引进大板生产设备,这些企业同样计划于今年推出陶瓷大板。
       对于陶瓷大板问世的意义,最普遍的观点是可以实现柔性化生产,并且认为陶瓷大板在幕墙市场有较大的商机。但是,我国相关标准、施工规范还相对落后,与其配套的包装、运输、铺贴等技术也没有跟上。
       据了解,由于成型技术的差异性——国内使用立式成型技术,因此大板的规格通常不超过3米;国外则采用卧式成型技术,理论上规格可超过3米甚至4米、5米。因此,当前中国陶瓷企业更多的是生产900×1800mm、900×900mm、1200×2400mm等规格的“陶瓷大板”。除此之外,1500×3000mm、1800×3600mm等更大的规格通常从国外进口。
       在第29届佛山春季陶博会上,有不少瓷砖品牌展出的陶瓷大板就是从国外进口的。其中包括帕达纳、扎哈哈迪与和平卡萨等。
       随着市场的持续推进,目前,陶瓷大板在终端市场,作为背景墙应用的情况已经较为常见,尤其在广州等邻近广东产区信息集散区佛山的一线城市,对陶瓷大板的接受程度和应用几乎保持了与行业一线同步的速度。
       相关经销商表示,陶瓷大板在终端的推广难点主要还在于其售后服务与铺贴方面,尤其是对施工铺贴有了更高的要求,这一点会对陶瓷大板的终端落地造成一定难度,但鉴于该产品在美观、大气等层面的优势,对于陶瓷大板未来的发展,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看好。


煤改气
       “煤改气”是“大气十条”提出的加快调整能源结构、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的重要措施之一,这也是陶企转型唯一出路。但使用天然气所带来的成本问题,一直在困扰着当地陶瓷企业,倒逼着陶瓷企业加快转型升级的步伐。


▲“煤改气”对整个陶瓷行业未来发展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其影响显然被我们低估了。(图片来自网络)

       2017年,多个冒险岛sf传出了“煤改气”相关的新闻。除了福建闽清、山西阳城、辽宁法库、山东淄博、广东清远等产区陆续进入了验收阶段,又有包括四川丹棱、河北石家庄、山西怀仁等多个地区在今年上半年对建陶产业提出了“煤改气”的要求。
       其中,在今年上半年,四川夹江曾多次下发文件推动“煤改气”进程,要求境内的陶瓷企业必须要完成“煤改气”,方能恢复生产;山西阳城今年3月20日的环保工作及铁腕治污行动推进会提出,陶瓷园区15家企业在4月底前全部用上清洁能源;而根据《怀仁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全县陶瓷企业改用天然气的通知》一文的要求,山西怀仁的陶瓷企业也需要在今年5月底前完成“煤改气”;广东清远陶瓷企业的“煤改气”也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截止5月底,共完成15条生产线“煤改气”改造。
       与此同时,四川丹棱也在今年4月13日启动了“煤改气”工作,计划用3年完成全域清洁能源替代工作,其中今年6月底前,完成陶瓷建材园区核心区内5家企业“煤改气”,改造12条生产线;今年年底前完成21家陶瓷建材企业“煤改气”,改造43条生产线,并要求在2019年全县所有工业企业全面完成“煤改气”。河北石家庄则要求辖区内的34家陶瓷企业在9月30日前完成“煤改气”。而根据《佛山市2017年陶瓷行业大气污染深化整治方案(征求意见稿)》的要求,2018年1月1日前,划入高污染燃料禁燃区扩大范围内的陶瓷企业改用天然气。
       目前为止,尽管全国各大建陶产区都相继推行“煤改气”,但是由于天然气价格居高不下,且供气量不足,陶瓷行业“煤改气”仍然任重道远。

环保督察

       从短期看,陶瓷行业很多中小型企业很难在高压的环保重负下存活,但从长远看,环保风暴必然对产业升级与优化是一个催化剂。2017年,环保督察,对每一个陶瓷企业来说,都是一个绕不过词汇。

▲环保督察,这是对整个行业内的所有陶瓷企业的一次“体检”。(图片来自网络)

       开了第三批中央环保督察的序幕,分别对辽宁、安徽、福建、湖南、贵州等七省(市)展开环保督察,范围涉及中国绝大部分陶瓷产区,造成了陶瓷企业的大面积停产。
       另一个引发行业震荡的当属河北高邑陶企被环保部点名批评事件。在4月6日,在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民带队赴石家庄、廊坊开展重污染天气督查期间,高邑、赞皇的30多家陶企被查出存在严重环境污染问题,随后,两地的陶瓷企业被紧急叫停。
       事实上,除了中央环保督察,各地的环保自查力度也逐渐加大。以广东建陶产区为例,5月25日,广东省出台《广东省2017-2018年大气和水污染防治专项督查方案》,从全省调集约2000名环境执法人员,进驻广州、深圳、佛山、东莞、中山、江门、肇庆、清远、云浮等9市,开展为期9个月、18轮次的大气和水污染防治专项督查,陶瓷企业被列入重点整治对象。
       作为另一建陶主产区,山东也从6月28日开始对济南、淄博、济宁等7地市开展为期9个月的大气污染省级督查,重点对所有工业企业脱硫、脱硝、除尘设施安装、运行情况进行督查等。山东淄博作为“2+26”城市之一,也是我国建筑陶瓷的重要产区,环保考察一直比较严格,在上一轮省环保督察组进驻督察期间,包括陶企在内的1906家企业被责令整改。一轮一轮的环保督查,其目的很明确:就是借环保这把火,顺势去产能,淘汰掉落后企业。

去产能

       在“去产能”的背景下,我国的冒险岛sf方向何在?何处安放过剩的产能?企业该如何自处才能保证自己不是被淘汰的那“1/3到1/2的陶瓷企业”?2017年度,这是安放在每一个陶瓷人心头上的沉甸甸的问题。

▲环保重压下,加剧了对落后产能的淘汰。(图片来自网络)

       根据2014年本报与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联合举办的 “陶业长征——全国陶瓷砖产能及产区发展大型实地调研活动”数据显示,至2014年,我国陶瓷砖总日产能4503.6万平方米(不含西瓦),以一年生产310天计算,我国陶瓷砖年产能接近140亿平方米。
       但事实上,根据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常务副会长缪斌预测,我国国内陶瓷砖市场需求量不超过90亿平方米,国际市场瓷砖出口需求不足10亿平方米,因此,“十三五”期间全国建筑陶瓷砖产量适宜保持100亿平方米左右。
       因此,近两年来,随着“去产能”一说的走红,建筑陶瓷的“去产能”也逐渐成为关注重点。在2017年上半年,包括广东、福建、山东、四川等在内的几大重点冒险岛sf都遭遇了大力度的“去产能”。
       其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山东淄博。在去年9月淄博出台了《淄博市建陶行业精准转调工作方案》、明确全市建陶行业产能由7亿平方米降为2亿平方米之后,生产线由348条压减为141条;今年5月,中共淄川区委、淄川区人民政府又印发《进一步落实淄博市建陶行业精准转调工作部署实施方案》,提出了进一步压缩产能的要求:兼并重组后企业数量不超过25家,生产线总数不超过50条,总产能不超过18000万平方米/年。
       而广东清远也在5月23日印发了《2017年清远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年度工作计划》,将化解建筑陶瓷行业过剩产能作为重点工作之一,指明要运用市场、法治的办法推动源潭工业园2家以上企业落实去产能工作;以市场为导向,控制15家建筑陶瓷行业企业的在产生产线在84条以内。数据显示,截止2014年年底,清远市共有陶瓷企业40家,已建成陶瓷生产线180余条;至2015年,清远又有多条生产线投产,总生产线数量逼近190条,其中,源潭镇的陶瓷生产线约有110条左右。这意味着,清远源潭陶瓷逾1/4产能将被淘汰。
       与此同时,在四川夹江产区,随着“退城入园”和“煤改气”工作的推进,产业内的落后产能也面临着淘汰关停的危机。据悉,截止目前,已有不少落后产能被关停。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福建晋江、闽清等地,在环保与市场的双重压力下,为数不少的陶瓷企业已经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从目前全国各主要陶瓷产区的相关产业政策来看,“环保整顿”、“煤改气”依然是工作重点,加上市场竞争的激烈,预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多方的压力之下,“去产能”仍是陶瓷行业的主旋律。